一个完美的天才

         弗兰泊茨出生于1815年,滑铁卢战役发生的三个星期后,英格兰充满希望和荣耀。海水的咸味似乎渗透在他的血液里,九岁时他就加入了英国皇家海军,第一次服役便是在著名的尼尔森HMS胜利号战舰上。他几乎是在光着脚,赤裸上身的状态下,航行了全世界,避免了霍乱,真是九死一生,1839年到达南澳是第一批着陆成员,只有一箱木匠的工具是属于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21岁时在阿德莱德港口成为造船工,开始了他的殖民地生活。他被提升为港口主管和引航员,建造了他自己的双桅帆船海燕号,同时成为贸易商,往来于袋鼠岛和内陆,交易着洋葱、小麦、海鸟、海豹油和皮革。

         通过卖掉他的船和在阿德莱德港的第一个家,他购买了位于兰好乐溪肥沃的Bremer河流旁的第一块土地,清理了土地并开始了种植。

         1858年,他种下了第一颗葡萄树。他把酒卖给澳洲最大的酒商创始人Thomas Hardy。于1860年代,葡萄园扩充到30公顷。

         当时代的南澳警察局局长Alexander Tolmer把弗兰泊茨当做他所见过的最具天赋的人之一:“又高又瘦,蓬松的头发…凑在一起是一个非常朴素的长相,但这是一个完美的天才 – 没有一样机械产品或者其他器具他是没有成功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这些作品里包括自己设计和制作灌溉用的泵和引水渠,灌溉葡萄树。这些都是用澳洲本地生长的赤桉树作为材料。也制作葡萄酒的槽、木桶和酒桶。所有都是用赤桉树。

弗兰泊茨喜欢制作东西…酿酒厂、筐式压榨机,和他的皇朝

         弗兰泊茨最有成就的发明是于1862年建造的一个筐式压榨机,用的是10米长、3.5吨重的赤桉树做的长臂,而不是传统的螺旋机构。弗兰泊茨发明的这项技术。他第一次在葡萄牙看见过,改进成一个更缓慢更渐进的压榨过程,而不需要任何机械作用的干扰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今天澳大利亚国家信托将此酿酒厂列为具有最先进的酿酒技术。不过在某些特定的时候,酿酒师们仍然热衷于用这个140年的赤桉树做的压榨机酿造用于珍藏的葡萄酒。

         弗兰泊茨从历史中借鉴其他的创想。眼看着每年充满淤泥的Bremer河流的洪水消失在阿历山大湖泊,他发明了一个防洪闸,将1米宽的洪水贯穿他的整个葡萄园 – 毫不亚于古埃及时代的洪水灌溉情形。当葡萄收割季节结束后,他让他的牛进入葡萄园吃藤条 – 是最小化剪枝技术的早期版本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使用宝仕德这个名字呢?这里有着另一个故事。弗兰泊茨喜欢一个可敬的牧师John Ignatius Bleasdale的宣扬:“有节制的饮用葡萄酒在南澳,排除热烈饮酒。”他是一个不节制饮酒的牧师,这正符合了弗兰泊茨的滑稽感。所以他使用了这个名字,让他永远存在于庄园里了。

诚实的人、真诚的故事、纯正的酒

 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会坐着不动,弗兰泊茨在1870年代将酒厂传给了他的儿子,弗兰泊茨二世,转而投向他的专业爱好造船。建造了明轮蒸汽机船、驳船往来于墨累河两岸,直到世纪之初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组建了当地民兵组织称作父辈军队,装备着各色各样的猎枪和尖尖的木棍在当地巡逻,那时候是1877年俄罗斯入侵澳大利亚的恐惧蔓延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在这位勇敢的宗主教1890年去世前,弗兰泊茨表示了离别的姿态。他制作了自己的棺材-当然是用赤桉树-一直放在床底,用于储藏苹果,直到他去世。

 

弗兰泊茨,宝仕德庄园创始人--1863年的照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© Copyright 2014, 宝仕德